阿娇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为爱拔枪 演技获好评

来源:中新网时间:2016-12-20 11:46:53 浏览:

  中新网12月20日电 在最新上映的电影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中,阿娇饰演“老五”,一个为爱拔枪的名伶,演技获得各方好评。

  四个画面,三句台词,眼神,情绪拿捏,细微的动作,阿娇将一个为爱拔枪的乱世佳人形象完美演绎。

  故事设置在1937年的上海,淞沪会战在即。彼时的上海号称东方巴黎,是大冒险家们的天堂。在电影中,阿娇饰演的角色叫老五,是一代名伶。在民国历史中,伶人多苦命,因出身微寒,从小便得习得技艺谋生,表面风光心底苦。剧中,她的恋人是葛优饰演的陆先生,作为叱咤风云的帮派大佬,自有手眼通天的本事,他将老五收为妾室,脱困危世。

  老五是个看似简单的角色,实则却很难把握。

  首先,是1937年的上海气息。上海之所以为上海,在于“端着”,不能随心所欲的“塌”。这种“端着”便是所谓的上海腔调。

  电影中,她始终身穿华丽旗袍,脖颈如荷花杆般挺拔,笑不露齿,悲不恸哭,一副洞穿世事炎凉的练达女子模样,与其身份相符。

  如此,老五的人物形象,便立住了。这是整体气场,最为关键,是人物魂魄所在。

  其次,是情感表达。罗曼蒂克是”浪漫“的古旧说法,这个词在民国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很常见,尤其在“海派”小说里,罗曼蒂克是爱情故事的代名词。在陆先生与老五的感情中,这份浪漫同样需要克制。

  老五与陆先生的感情是一份并不对等的感情。陆先生是上海滩流氓头子,这个人物仿效的对象是杜月笙,所以在片中,他说话讲究,做事有原则,举止端庄,哪怕逃生时也不愿仓皇。这与历史上青衣长衫,礼贤众人的杜月笙形象极为相符。所以,做其妾室,也不能逾规,而最大的逾规,便是坏了陆先生的体面。老五是敬畏陆先生的。一方面,是出于陆先生的身份,另一方面,则是感恩陆先生曾对其施以援手。

  在电影中,老五与陆先生的第一场戏中便有体现:陆先生深夜到访,老五床边浅笑等待,这个浅笑很难把握:过了,显得浮浪,少了,显得冷淡。可以说,阿娇的表演恰到好处,当陆先生问是否叨扰她休眠时,老五笑着回答:哪儿有?紧接着,便替陆先生更衣,不徐不疾,分寸感十足。

  此外,老五对陆先生的感情有着强烈的附属气息,按照应用心理学的观点,一个成年人的所有举动,是其6岁前生活经历的投射。如此,便可以理解了。在某种程度上,早年生活不幸的老五,应该将陆先生当成了生活中的精神寄托。在某种程度上,陆先生也充当了老五父亲的角色。所以,老五也是尊敬陆先生的。

  在电影中,老五与陆先生的后两场戏中皆有体现:在陆公馆吃饭时,人们谈笑风生,唯有老五低头吃饭不言语。她不敢放肆谈笑,这是一种卑微,也是一种尊敬。在陆先生需要报仇雪恨,打电话给老五请求帮忙办理通行证时,老五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还好么?“这一幕中,哪怕已经成为上海滩场面上的人物, 老五依旧对陆先生情深意重,挂念之情跃然。这种对心爱之人介于尊重与敬畏之间的复杂感情,阿娇用仓促的语调,微红的眼眶,与因激动微微颤动的手完美诠释,足见演技。

  阿娇的最后一场戏,是为拔枪为陆先生复仇。这也是剧中人物的高潮部分。电影中,陆先生只是需要老五帮忙办理通行证,老五却带上了枪。作为一个始终以柔弱之姿示人的女子,老五是紧张的,不安的。

  于是,在片中,她拔枪前点烟,砂轮火机巨大又明亮,几次点烟都费劲,且无法成功,与老五人物的娇俏形象形成反差,表现出杀人并非老五所长,有一种荒诞感,也暗喻着悲剧。她紧张地解风衣扣,却因用力过猛将风衣扣拽下,足见人物内心深处的焦虑。

  最终,她起身果断拔枪,命陨红尘。阿娇将这些细节统统呈现,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将一个决然赴死,却实则孱弱的女性形象展示了出来。

  鲁迅说:所谓悲剧,便是将美撕碎了给人看。

  影片的最后,老五身中数枪,殷红的血从弹孔中流出,她的瞳孔逐渐放大,表情由错愕变得释然。

  有影评人说,老五的死,是对那个被战争摧毁的昨日世界的缅怀,仿佛一曲漫长的,却终将落幕的圆舞曲。


手机客户端